single-image

半生台灣夢

於1988年(民國77年) 以前蔣經國時代,當時台灣政府丶社會民間團體以同情的絲帶丶關愛的目光看待泰緬僑生,因此我們便與國民黨有了剪不斷理還亂的關聯( 至少把我們當後娘生的 ) 。所以我們總是心甘情願地接納台灣最苦最累工作,且又是抱怨最少的一群。
二十年前由李登輝開始,採取種種措施,進而截斷了僑生獲發中華民國國藉之管道,實施僑生公費減半,用盡辦法淡化台灣政府與我們的關係,對中南美洲外交撒大錢維護外交。接著陳水扁的手段猶為苛刻,就連僑生下課校外工讀一事都定成違法行為,「凡僑生校外工作被捕者,如同非法外勞等級,必將開除學藉,遣送回國。」,此舉斷送了苦難學生回台升學機會——同時對中南美洲外交而言,撒了再多再大的冤枉錢都值得,郤也不願在僑生回台求學的困境上,給出一點點優惠讓步的條件。
十年前台灣東協外交遇上麻煩,馬來西亞關係冰化,政府外交途徑手段用盡,不如早年留台之馬來西僑生富商一通電話輸通關係,搞定兩國副元首可以私下會面,馬來西亞僑生又開始受重視。
如今台灣面臨少子嚴重,經濟動力就業等等受影響万必然趨勢,且大學招不到學生而拼命倒閉,工廠召不到年輕勞力,教育部下令各大學以政令及獎金模式,向東協泰緬甸地區招生。比如想到泰緬華人子弟,其具有吃苦耐勞的特質,加上中文溝通能力强,且與中華民國有些姻緣,所以又用盡方法來泰緬召生,回台升學就業,可惜此事至今而言早已事過境遷,往日的丫環已變正宮娘娘,已經成為他自已說了算的年代,那還是聽從你的指今呀!
短短三十年間,好事壞事不斷在重演,目睹台灣社會充滿豐富的人文氣息,老百性善良溫和,有愛心守禮節,讓我們僑生都懷念台灣社會溫暧,感恩世事沒有絕對的壞,總在不停的輪迴,如今海峽兩岸政府同胞,換用求愛的眼神關注我們,伸手欲向我們擁抱,不是我們忘本,只是傷口還在癒合—— 國父曾提倡「華僑為革命之母」,太平勝世時把我們忘得一乾二淨!現在又提出南向政策,又才想起我們,怎不讓人寒心呢?
我們這群國際間流浪兒,生活在困境與機會中間,因為我們出生泰緬動亂地帶,基本上具有三至五國語言能力,如今東協起飛,我們有堅實的謀生技能,慢慢在東協站穩腳根,可以說是最不可取代的一群。
講完公事,我也來聊聊私事,我個人的台灣夢。在台灣生活15年的我,由於工讀丶學費丶房租丶吃飯等等生存條件,且以馬斯洛理論的說法,我們總是生活在台灣社會五層中最低的一層,有人對我們這一群人充滿好奇,當年拼得頭破血流嚮往的台灣留學生活,如今又拼命地向回頭路走,其中我的故事我可以向朋友分享丶借鑒。
記得2009年某月某日的一個下午,在泰緬協地區難民權益協會上,認識了台大畢業的英武學長。他主動向我打電話,邀約我見面聊點事,約在中和巿秀山國小旁,愛買百貨左側麥當勞的咖啡廳見面,我此刻在想:學長和我才見過幾次面,就如此肯定我,向我買保險,真是我的救星,我本月保險業績還差一單就可以達標,南山人壽業績競賽的榮譽雄鷹杯,可以出國玩了!上天真的太顧及我的業績,後來才發現是我職業病想太多,不過後來發展的故事比達標出國玩好太多了。
見面之後,英武學長請我喝了杯咖啡,讓我來聽他講故事,他說:他們當年民國76年左右,泰緬僑生一群人約8個人保送進了台大( 台灣大學 ),台大是台灣最好的學府,本地學子都是人中龍,可以一目看三行,他們幾個憍生中文底子不好,一行看十目,還是有看沒懂,他幾個太混,功課底子又無救,唸了一學期,成績以一個「殘」字形容,實在混不下去了,總是成為同學取笑的對像,只好修學打工,約定至少逗留台灣一年,等有點台灣生活心得,回僑居地能講台灣傳奇故事,有錢買機票,又能給家人帶點小禮物才有面子回去,也算給自已一個交代。一年後他們7個全回國了,英武學長算是當年僑生中的「奮青」,人長得帥,成績也好,最終台大畢業後順利進入台灣外商HP公司先從產品專員做起,13年內混到業务協理,年薪145萬新台幣,也算是僑生中在台灣的打工皇帝了。
2006年開始這位台大學長混不下去了,被學校淘汰掉的小混混聯絡上他,約好相聚曼谷一週,學長大學畢業後工作收入不錯,早把僑居地家中父母接回台灣享福,他也10年沒有回泰國了,就應那幾個小混混同學相邀,赴往曼谷和他玩幾天,去曼谷幾天當中,學長人生徹底改觀了,他體驗了台灣體驗不到的高階享受,高級別墅住宅,以及最好的高爾夫球場,全程由那幾個朋友全程招待,因為他們幾個小混混中,混得最差的都有兩個五年以的公司,最好的兩家公司已經上巿,昔日的小混混早已在泰緬多角化投資,商場上叱詑風雲。2007年學長也又去了一次,後來再也不去了!因為每次去都是心如刀割,不是那幾個人看不起他,而是他內心不是滋味,因為那幾位聊的都是投資項目,那一個國家又有新高爾夫球場規劃去嚐鮮,加上多次讓別人款待又不好意思,若自已還禮招待朋友嘛!那將要用掉他一年的薪水,年過五十三,本質上已經不可能有什麼變化了,他本身關心的話題中,只有台北家中上有老下有小,車貸房貸,生活費教育金如何是好!最後只好自認自已已經和小混混距離太遠已不是同類,再也不去參加了。最後他長嘆道:「人啊!選擇比努力重要太多了!」。
他說:洛桐,我看你為人性品格都不錯,你目前南山人壽保險也做得不錯,但以我為例,我建議你好好思考未來的去路,我們泰緬僑生,在台灣居留或創業,能力再好也只混個人中人而已。
台灣醫療福利品質不錯,又有老年津貼,但你又不是天生的病患,你尚年輕,別為了幾項老年人的福利留下來,不值得啊!對你目前保險而言:台灣2300萬人,保險業務含經妃人 32萬位,每人可以服務70個客戶。
泰國6000多萬人口,保險業務含經妃人4萬人,每人可以服务2000個客戶,泰國保險觀念及購買實力不如台灣成熟,但是非洲賣鞋子,看你目標放在光腳的還是穿鞋的,建議我寧為雞首不為牛後,我奮鬥抗爭多年才拿到了兩代人期望的中華民國身份證,當完兵剛退伍,當結完婚之後,一切都是美好的開始,學長這一講讓我失眠了一夜。
我辛苦了15年,實現兩代人的回國夢,叫我如何輕易放手?多少人為了獲取寶島台灣的居留權或身份證,忍辱負重,嫁非所愛,娶非已喜,雖然幾家歡心幾家愁,那是多大的賭注啊!!最後我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在台灣我的最大成就可能就是較高薪的人中人,一輩子也別難逃窩居房貸及車貸的命運。
第二天早上,我不去公司聽早課了(保險公司每天早上都有早課,主要給業務員專業及打氣用),而是一整天泡在金石堂找書,覺得自己需要更加了解泰國及東協,以便以後抓住更多機會,我要找資料佐證學長的說法,在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一本日本人寫的書名叫掌握亞洲大錢,書中預測了台灣丶日本丶韓國的未來將長期經濟不振作的因素,以及東協起飛的種種迹象,當天看到半夜把終把書看完,台灣夢依然讓人心馳神往,但是霧霾還在加重,泰緬同樣也吸引力倍增。
第二天早上吃早餐時和太太分享我的看法,早上進辦公室就和主管說我要辭職回泰國,主管一直以為我在開玩笑,當天投了104覆歷表,直到第三天主管看我打包東西才發現我是玩真的!大家都好奇,好好一保險業務主管年薪破百萬,頭腦壞掉才回泰國,一大堆泰勞排隊來台灣打工,但我郤要回去找罪受,沒有一個人認同我的看法,太太知道我決定了的事,也就不可能改變了,我看到了繼續在台灣工作所要面臨的天花板,故我選擇回泰國。
三天後在台灣104人力銀行仲介找到華偉外派泰國的工作,我放掉了我辛苦15年拿到手兩代人的台灣夢,一週後我離開了我新婚兩個月的太太,我辛苦了15年終於可以合法有共平待遇的台灣生活環境,及以我多年累積的保險客戶,公司最好的朋友,一個人返回我離開了幾十年的泰國,由於我目標確定,從不給自已留回頭路,開始把自已當做小孩子,樣樣從頭學起,死死的把自已的往最苦的磨練中進逼,半年後業績大有成長,團隊也支持我,我活下來了,太太也從台灣回泰國和我一起規劃生兒育女的工作進度,再後來就是我的幸福家庭組成,及一路上甘苦的創業夢。
從我出生開始,我耳旁聽到的都是台灣夢,一張張前輩台灣寄回來的照片,將我們對台灣的追求描述到極至。近幾年從台灣返泰緬的人士,開始大批回來,在喧囂之後,我們開始反思我們的華夏心,情歸何處?
我前半生在追求台灣身份把自已台灣化,後半生卻想回泰國拼命唸書把自已泰化,最近中國的掘起,不安份的心開始慢慢迷戀中國的色彩,窗外的藍天與新鮮空氣漸漸變得不再那麽唏噓!
換一個思維憶想那些事,是我們泰緬國藉上的悲慛故事,早年我們是羅大佑沙啞歌聲中亞西亞的一群孤兒!現在卻變成了新聞報導中的世界新寵兒,亞西亞的白富美丶高富帥,早年出生娘未曾喂我過我奶水,現在我長大了憑什麼強逼我叫你娘呢!
然而台灣夢是一回事,泰緬夢也是一回事,中國夢又是一回事。所謂三分之一的溫水,三分之一半是火焰,三分之一為希望。因以有人在其中沉睡,有人在其中蘇醒,也有人則在裡面追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