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le-image

敬悼泰北國防邊籬之柱段國相先生

《世界日報》副刊

寥若晨星的泰北雲南人先輩,又少了一位。段國相老先生對泰國 的雾南人來說並不陌生,他的祖藉在雲南,且是鎮康望族,本(五)

)月二十三日凌晨,終不敵連年病麾纠纒而逝,享年九十嵩壽,走完了 他一生並不十分平坦的路程。雖然,人的生死,是屬自然定律,但作 為缓友,袍澤或曾知其名的人,總不免惋惜神傷,如果是真的有天堂的話,讓我默禱他老人家,在天堂的路上,平顺好走。

昔年,年輕力壯的段國相,是看不下.忍不了共黨非人道的殘酷统治,才走上了滇緬邊區的李彌反共行列,民國四十二年末,李彌部队第一次部分撤台之時,他隸屬於羅雲風部隊並被留下的一部分,撤台完毕,編入第二十師五十八囷,隨茱東戰役結束,並編入二十二師 六十四困,民國五十年夏,隨第二次撤台,缓績軍職,直到退役,重回泰北,滿以為在異國安度餘年,卻沒料到或是老天安排,脫下了台湾的國防軍裝,卻再度重穿前滇邊部隊的制服,那是他的同乡沒有撤台的李文煥先生識材器重,延攬相助,老關係,新人情,難推辭,接 着而來的是統率部隊,協同友軍,泰軍.逐次敉平盤踞泰北多年的兩 缉跨區的泰共金湯老巢,達成任務後,即又屯駐泰北國防重地帕黨, 發展“自足經濟”改善解甲後的官兵和其家屬生活。更為重要的是, 在一無所有中,自力建校,推展和發揚正统的中華文化。

帕黨,地形險峻,絕壁懸崖上,是泰北東緣寮.泰的分界,地近 清孔,也屬泰國國防邊的重點之首,易守難攻,當年打下帕黨,實也挨了不少苦頭,之後,一直到現在,段老先生就扎根在這裡,仗沒 打了,一系列的泰,寮交界的邊离,依然屹立,守護着泰北地區的安定。段老先生應是泰北邊离之柱,且當之無愧。

筆者曾有過對段老先生多年覲察,具多方面為人,公私事務的處

置分寸,在戰場的第一線神態自若,不衝動,更不工於心計…….

他的可效,可讚處,確實太多,說也話長,但可以簡單四字板括‘•忠. 毅.襆.誠”。提出這些段老先生處世(事),為人點滴,或有益於泰

先滇裔立身,處世(事)……的參考和效法,老朋友,老戰友,段

躅相先生,而今走了,走得安詳,應該走亦無憾,因為後人成器,有 為•對國家(中華民國及泰國)也盡了該盡的责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