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le-image

我的華夏心,情歸何處。

最近由於我們參加活動較頻繁,代表泰國雲南會館做了演講或介紹,有些兩岸好朋友好奇我的內心想法,為了了解我的華夏心情歸何處,有些人想要我表態我的政治傾向。最近在互聯網絡上有些針對華僑不敢承認自己是中國人,而在網路上打口水戰,記得在幾次場合也有人問我這樣的問題,強逼我迫我表態,我回應說:別看我怎說,要看我怎做。
我的答案是實際上我無法承認我自己是中國人,因為中國實質上及法律上或在國藉上,也不會讓我承認我自已是”中國人”,因為有權利與義務支付條件存在,若承認那政府要給我身份證,護照及國內人民應有待遇及福利,政府只能承認我是華裔泰僑的親戚關係,我們旅泰兩代人,我們必須忠於我們所在的國家及法律,也要忠於自己的祖先血脈,我強調我是泰國華僑,我們目前不是中國人,但我有一顆比任何人都強烈赤熱的”中國心”,中國人可能有機會變壞或出賣國家,但有中國心的華僑出賣不了祖國,也變不了漢奸,我自幼熟讀百家姓,三字經,孔孟學說,熟算天干地支,僑居地家中大堂有供奉天地君親師位的儒家傳統習俗,各祖先遺傳的農曆節日習俗一一完善保留傳承中,堅持老祖宗流慱五千年的繁體中文書寫方式,我們居南洋而不崇样,我們比台灣或中國的同胞更慎終追遠中華文化,更強調中華文化的重要性,我們除了輸出make in china的物美價廉產品,更要輸出中國五千年的燦爛文明及優良傳統美德。
我們兩代人是吃國民黨奶水長大的,共產黨代表的中國是爸,國民黨代表的台灣是媽,我們更大的家族是中華。我們如同當年是在父母爭斗家暴環境下,隨母親離家的子女,若強烈要求我們丟媽選爸,或丟爸選媽,都是為難我們為不義之人,世代變化之中我們堅做感恩之人,不能是見好處就忘本不義之徒,我們對國民黨如母般的養育之恩,對中國如父親那是我血液的源頭,我祖先在雲南那是我們的根,我不能忘根忘本,時時告誡自己的華夏心,民族文化立國之本,不願見我民族窮到只剩錢,我們願為民族文化復興大業做貢獻,拒絕為政治做打手。
雖然國民黨如母親在臺灣己漸老去,現今的管家持家無效家境變壞,對我親情不再熱絡,但母愛仍在,那是不能磨滅親情,因父親也不願看到孩子是無情無義之人。只是國共情結,目前父母傷痕仍在,子女期望父親變好、變強、變仁慈,母親堅持不分家,不改嫁,我們渴望父母和好,堅決不支持家人內鬥,不支持任一方政治上的鼓噪而舞,我們更不想在夾縫艱難求全。
不管任何政黨,都是社會權力集團組成,特徵是以政治為訴求,且有執政權利的慾望,然而政治它本身只是利益集團之聚體工具,政黨也好,政治也吧,都會隨時代的演進而消亡或更替,但中華民族福祉中五千年的,文明,土地,歷史,語言,不可以被任何政黨破壞分解破壞,更不可能被誰更替的,且任何一個熱衷政治的民族的沒有好下場,都容易被政客操弄而走向衰竭,意識形態與政治,是統治者的工具,為統治集團的利益服務,而“國家民族文明”,“國家領土領空領海”是超越政黨的,也是相對永恒的。民族本讓為國家發展文明服務,太多實踐證明,過多的追求意識形態和政治之民族,必然被政治所出賣。任何一個再強大的政黨也只是階段性的權利代表,都代表不了全部的中華文明,唯有把民族大義放到最高層次的民族,才能夠數萬年不敗,猶太人亡國兩千五百年,然而在強大的民族情操支持下,以快速建國的以色列,就是很好我們中華民族學習榜樣。
我們泰北雲南人,在泰華僑群中,又是特殊的一群,參與了國共兩黨權利之爭,近二十年兩岸政黨在統戰上也下了不少功夫在我們身上,老一輩曾肩負國共戰爭之苦,妻離子散之痛,但這些幾乎都已凋零,新生代在兩岸東協發展中求生存,早跳脫意識形態的鎖鏈,志在站穩腳跟,我們不隨政治鼓動,志在大中華文明崛起中做幫襯。我們堅持祖國領土,文化的完整性,中國有愛,臺灣有心,我泱泱大中華,團結力量跨越困難,絕不能走回頭路,中國強,則華僑臉上有光,中國弱則華僑也同樣也遭殃。
最近我無意中看了三年前中國者深圳衛視上演的《赤子功勳-華僑抗戰實錄》,雖然這部電影在中國,沒有多少票房而被國內人淡忘,但我看後很感動,以本身的華僑身份感到驕傲,我想的子孫也會因華裔身份而驕傲,華僑在中國近100多年來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國父孫中山有句名言:「華僑為革命之母」。大半個世紀以來,這句名言被廣為傳頌,為海峽兩岸、海內外華人所津津樂道。但此言出自何時、何處,有無墨寶存世,卻少有人詳加考證。
滿清末朝政腐敗,列強環伺,中國幾有被瓜分之危。廣大華僑響應孫中山的號召,奮袂而起,組織了中國第一個資產階級革命政黨同盟會,不僅「討逆之即告相傳,助義之餉糧集集」,而且隨時組隊回國參加歷次的起義。1911年「黃花崗之役」,明確的85位殉難烈士中,就有華僑烈士31人,他們之中有工人、商人、新聞記者、學生、教師、傳教士和社團職員,年齡最小者僅十八九歲,而以20歲至30歲之間最為多數,足見華僑參加辛亥革命之普遍與熱烈。總之,孫中山的革命活動始於華僑社會,革命組織的首批成員和最早的贊助人多為華僑,華僑為辛亥革命的成功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僅就辛亥革命期間來看,無論是宣傳發動、組織策劃,還是經費籌措、參與起義,華僑為「革命之母」,均可謂當仁不讓。
《赤子功勳-華僑抗戰實錄》裡面講的全國首次系統梳理華僑抗戰歷程,紀錄片從華僑捐款、中日經濟戰、航空救國、回國參戰、抗戰動員、宗族力量、南洋烽火等全方位、多視角解讀。抗日大業,華僑義不容辭,舉起了招募大旗,立即得到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南洋華僑青年積極響應,報名踴躍。經過嚴格的篩選,3200多人分批回國,大都奮戰在滇緬公路上。 南僑機工戰死、病亡、失蹤1000多人。電視據情節中檳城華僑籌賑會婦女部職員白雪嬌因顧慮家庭阻攔,化名施夏圭隨機工隊回國抗日。臨行前,她留給父母一封告別信,信中說:「家是我所戀的,雙親弟妹是我所愛的,但是破碎的祖國,更是我所懷念熱愛的……」南洋機工:女扮男裝回國抗日!中華兒女,中國心啊!
抗戰八年中海外華僑,回國參戰,浴血沙場,捐款13億元國幣,占中國軍費近3/4,加盟飛虎隊,鏖戰長空,血灑藍天,3200人豁命保衛滇緬公路運輸生命線。
我們泰僑對中華民族而言,只是被時代逼進而離家打拼的雲嶺男兒,祖國的富強,是我們夢想的呼喚。雖然西方對中華民族的強大富興又出現擔心或不滿,列強環伺,我們會盡己之力,堅持支持華夏民族文化的復興,用團結用生命去維護,一旦祖國民族有難,我們仍會紛紛投入民族存亡抗戰的洪流,像我們的祖先在烽火歲月樹立不朽豐碑,不論未來世紀中,風雨再大,我們仍堅韌不移為身為中華兒女而自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